嗷呜嗷呜。吃作耶

[雷卡]CRY BABY·爱哭鬼①

中短篇,文笔尬人

巨型ooc

推荐bgm🎧:

自伤无色

Cry Baby

歌曲及灵感提供者(也可以说是点文辣) @종소리





  ˙-˙ )( ˙-˙ )( ˙-˙ )( ˙-˙ )( ˙-˙





“这种人活着都是浪费空气,伯伯怎么还会让他呆在皇宫里!”

“小姐差不多可以了……再晚回去夫人会生气的……”

“你什么身份还敢管我?!”

说话的女孩手臂一甩把旁边照顾她的女仆挥倒在地。

看到一直照顾自己的下人狠狠摔倒在地,女孩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接着又把目光重新聚焦在面前人身上。

“你这种杂种生活困难我可以理解,你要是跪下来求本小姐,本小姐可以大发慈悲赏给你点金银财宝什么的……”

“可是你竟然不经过本小姐同意偷了本小姐的手链,你知不知道那可是三皇子殿下送给我的!”

女孩子对面的少年安静地听完了女孩的长篇大论,脸上的表情仍然没有任何裂痕,连正眼都不给女孩一个,扯了扯刚刚出门披在身上的外套,眼神空洞地望向地面。

女孩瞬间气不打一处来,两只小手死死攥着拳,一旁女孩的玩伴看不下去了,轻拍了女孩的肩膀:“茵茵小姐,不用跟这种人废话,直接搜不就得了!”

茵茵点了点头,玩伴得到允许后伸出手摆了一下,一群人向对面男孩涌去。

卡米尔无神的眼睛在一群人蜂拥而上时猛地犀利起来,迅速后退十几步,刚要碰到卡米尔衣角的人眼前一花,便不见了卡米尔的踪影,再一抬头,卡米尔已经离他们六七米的距离。

卡米尔深呼了一口气,转身准备离开,一位花枝招展的妇女却突然出现挡住了他的道路。

“母亲!”

茵茵急忙跑过去,拉住了妇女的手:“母亲!这个杂种偷了三皇子殿下送给我的手链!还死活不交出来!”

刚想责备女儿这么晚还不回家的女人听到“三皇子殿下送的手链”时,眉头便皱的老高。

然后她突然伸出手推了一把卡米尔,女人的身份摆在那里,卡米尔不敢躲,更不敢还手,整个人被推的一个趔趄,后背猛地撞上一边的墙壁,搭在身上的外套悄然滑落,一个粉红色晶石的手链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看来必须去陛下那里走一趟了!”

王位上的男人身周充斥着肃杀之气,踩着父兄尸体登上金字塔顶端的雷皇不怒自威。

“伯伯!事情就是这样!人证无证都在,可不能轻饶了他!”

茵茵说着,伸出自己保养得粉嫩的手,手上面静静躺着那条一看就价值连城的手链。

事情的真相,卡米尔心知肚明。外套是上午自己去图书馆时放在管理者阿姨那里的,刚刚出门的时候,阿姨递给自己外套时,脸上满满都是心虚,但是这个牢笼一般的皇宫,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可能只有图书馆的阿姨,会帮他瞒着其他人让他安心读书,偶尔还会给卡米尔递一些自己做的点心。图书馆不知何时已经成了卡米尔的避难所,今天不知道那些人做了什么,知道了自己的位置。所以卡米尔什么都不能说,一旦真相大白,最早遭殃的,就是图书馆的阿姨,

恨吗?

肯定是恨的。

哪怕这种事遇到再多次,

还是心堵的难受。

雷皇用嫌恶和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扫过卡米尔,

“自己去领罚吧。”

卡米尔微微抬头,正对上茵茵得意的眼神。

眼头一热,不知怎么的两行眼泪猛地淌了下来。

王座上的雷皇和众人在注意到卡米尔流泪时微微一震。

特别是刚刚洋洋得意的茵茵此刻心情最为复杂,不知道是有成就感还是迷茫。

这个比自己还要大上几岁的私生子从被接到皇宫后就被大家蔑视,每天被欺负,整天脏兮兮的,但对待别人的欺辱,从来都是默不作声面无表情,大了之后其他皇戚欺负他的方式就从单纯的打骂升级到了陷害侮辱,不过卡米尔终于不会每天浑身泥土脚印地出现在众人面前,随着年龄的增长,卡米尔逐渐显现出属于少年的英俊精致,冷漠沉稳的气质更是升华了卡米尔的吸引力。这让茵茵等皇家少女少年抱着更复杂的心态去找茬,但是哪怕他们对待卡米尔再过分,卡米尔对什么都没反应的习惯仍然不变。今天,是茵茵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到卡米尔流泪。

卡米尔眼泪也不擦,面无表情的微微颔首,轻轻道了一声“是”转身离开了大殿,声音完全没有任何哭泣者的哽咽,依旧冷冰冰的不掺杂任何情感。

留下了大殿中怔怔的众人。

[雷卡/瑞金]东亚小醋王×2已上线21

ooc我的而且异常严重!

卡卡的设定是看b站一位dalao的mmd有感而发w

文笔渣渣(=´口`=)

雷卡和瑞金两对cp处于没有告白但是都互相喜欢的相处模式

裁判球颠颠地跑到金和卡米尔面前,掏出笔记本计算着什么。

“高阶魔兽boss,两头共八千三百积分。”

“啊,才这么点儿积分啊。”

金不满意地嘟嘟嘴。

卡米尔打开终端,眼神扫了几眼:“排名稳定了,没问题了。”

“行吧,打道儿回府!”

凯莉眼神一亮,咔咔咔嚼碎棒棒糖。

“快快快快快,就是现在!”

已经抬腿准备往出口走的金没有听到卡米尔的回话,疑惑地转过头结果大脑直接当机。

卡米尔被雷狮用一条胳膊像提小鸡一样揪住后领子提了起来,卡米尔也没比金好到哪儿去,表情完完全全就是“一脸蒙逼”

凯莉望着雷狮,不由自主地竖起大拇指:

“少年,好臂力!”

卡米尔脑子渐渐运转起来,自己不是准备出洞穴吗,想偷个懒走路省劲点儿就把体重减轻了,这咋还被人提起来了???

僵硬的转过头,对上雷狮一对饱含深意的紫色眼眸。

卡米尔:无神的双眼失去了对生的渴望

卡米尔想挣脱,但是又不忍心增加体重,雷狮的胳膊可承受不住。

可是不增加体重,就像现在这样,挣扎起来就像

在荡秋千一样。

卡米尔:emmmmmmmmmmm

金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手里就凝起金灿灿的元力箭头。

“你把卡米尔放下!”

元力技能还没出手,肩膀便一沉。

生生把元力技能捏回去的金不爽的很,边嘟囔着“谁啊”边回过头去。

“哎呀呀呀呀格瑞!?”

[雷卡/瑞金]东亚小醋王×2已上线20

ooc我的而且异常严重!

卡卡的设定是看b站一位dalao的mmd有感而发w

文笔渣渣(=´口`=)

雷卡和瑞金两对cp处于没有告白但是都互相喜欢的相处模式

终于到达了能观察又不会被发现的距离,三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大佬又悄咪咪躲在了一块大石头后面。

两头巨兽映入眼帘, 全身漆黑,嘴巴透出嗜血的红光,兽瞳满满都是敌意,当时金在凹凸大厅遇到的“劲敌”也不过只有这两只巨兽的嘴巴大。

为了避免某位大佬又冲出去,凯莉善意地小声开口:“虽然这两个巨兽就算是你们也要费点时间,但能两天清空狩猎区的人不太可能被它俩伤到。”

看着跃跃欲试的雷狮同志终于稳下来,但是眼中的急切都仿佛要溢出来,而格瑞表情也隐隐透出担心。

看格瑞眉头距离平时大约为两厘米,现在只有1.93厘米。

他皱眉了!

就是担心!

面对两个十分可怕的巨兽,金和卡米尔完全没有什么害怕的反应。

金攥了攥拳,发梢开始褪色,右眼也逐渐被红替代。

不行。

于是在众人的注视下,金的发色瞳色又缓缓返成了金色蓝色。

金又很累的样子大口喘了几口气,脚下有些不稳,踉跄了一下,卡米尔适时地扶了一把金。

“前两天一直你是主力,就这两个没必要强逼自己,我说的那个战术还没试过,咱俩配合不需要你用那种力量,除非你想打到一半睡过去。”

金点了点头,卡米尔又笑着瞥了金一眼:“这个地方清完之后好好休息休息吧,尽量别一觉睡到大赛结束昂~”

金一脸不服气:“你说谁睡那么久呐!”

嗦着棒棒糖的凯莉幸灾乐祸地冲着格瑞雷狮开口:“羡慕不,嫉妒不,心疼不,感没感觉自己心太大了?”收到雷狮和格瑞两人一人一记眼刀的凯莉见好就收地噤了声。

对面的两头巨兽可不乐意了,不知道有多少参赛者死在自己的脚下,这两个小东西竟然敢无视自己?!

于是又两声震耳欲聋的收吼传入众人耳朵。

金右手一叉腰,一跺脚,左手指向那头巨兽:“你吼什么吼啊你!我看你就像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嗯???

凯莉又适时开口:“看把金气的~”,一看格瑞没有理自己的意思,凯莉又开口:“雷狮你别看卡米尔不说,他心里也觉得那像安迷修你信不信。”

安迷修:嗯???

两位大佬也不知道是真没听见还是装听不见,一脸认真地注视着金和卡米尔。

“那开始咯~”

收到卡米尔讯号的金表示自己也准备好了。

卡米尔飞快地向猎物逼近,想要进行攻击的巨兽却只看到一个个虚影,根本无从下手,反应过来的时候卡米尔已经在两头巨兽身后了。

“拜拜了您内~”

然后一跃而起两脚把两头巨兽向金那边踹去。

两头巨兽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怎么这么小一个人会在有这么快速度的同时有这么大力气!

这边格瑞也抓紧烈斩成预备姿势。

金脸上还是挂着那个中二的笑容,只是伸出两只手,两簇金光自手心窜出,后座力使金向后平移了半米,而那两头巨兽被从正中心致命点贯穿。

三位大佬抬头望着空中两个金色光柱上挂着的巨兽,心中思绪万千。

格瑞:“是我没保护好金。”

雷狮:“我弟弟真几把帅!”

凯莉:“……………………卧槽!卧槽!”

雷狮回过头:“弱鸡你不是说,击败这两只玩意儿需要费点时间的吗?”

凯莉咳了咳:“可能…是情敌使人爆发小宇宙??”

格瑞生日快乐

最近没更文是我沉迷于学习和宅舞无法自拔ww。

还有就是没心情码字

cp洁癖是一件很奇特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嘉瑞嘉属性很萌但我就是觉得不好吃

然后我被官方塞了一嘴粮

(无神的双眼失去了对生的渴望)

熬夜写作业的福音
dk老师全程卖萌下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卡/瑞金]东亚小醋王×2已上线19

ooc我的而且异常严重!

卡卡的设定是看b站一位dalao的mmd有感而发w

文笔渣渣(=´口`=)

雷卡和瑞金两对cp处于没有告白但是都互相喜欢的相处模式

一个巨大的石洞展露在三人眼前,上面歪歪扭扭写着“嚎哭地穴”四个大字,里面隐隐透露出红光,几只蝙蝠飞过,更是烘托出了恐怖的气氛。

可是这仨人是谁。

排名第二的格瑞

雷狮海盗团老大雷狮

星月魔女凯莉

能害怕才有鬼。

凯莉:我还是感觉我矮了一节。

然后这三个有着日天日地日空气气势的人,鬼鬼祟祟地躲在了一块大石头后面。

可惜此刻并没有人在关心丢人的问题。一个表示反正我排名靠后我也不嫌丢人。其余两个则专注地关注着外面的动向。

这时两个让格瑞和雷狮心心念念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雷狮一激动就要冲出去,格瑞适时拽住了雷狮,给对方递了个眼神才勉强让雷狮安静下来。

蹲在一旁嗦着棒棒糖的凯莉用赏识的眼神望着格瑞,又用孺子不可教也的眼神望向了雷狮。

人家吃一堑长一智,就你在哪个坑摔倒在哪个坑睡一觉。

金今天倒是金发碧眼像往常一样有朝气,如果忽视他浓重的黑眼圈的话。

一旁的卡米尔则斜戴着帽子,一脸不屑地抱着手。

金此刻正看着卡米尔,两人大概是刚刚进地穴前一直在交谈。

“啊~雷狮那么过分的啊…”

卡米尔“切”了一声,一个白眼翻上天。

暗中观察的雷狮咽了口唾沫,万千只草泥儿马自心中奔过。

金一本正经地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膀:“没事!起码你没被当着面秀恩爱呀!”金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明显划过一抹红光。

凯莉清楚的看到,格瑞一向面瘫的表情出现了裂痕。

一声巨兽的嘶吼自远方传来,卡米尔捏了捏自己的手:“该干正事了。”说完便向前奔去。

金眨了眨眼睛,右手随意一摆,旁侧便出现了一个剪头形的小滑板,金连忙踏上去,喊着“哎卡米尔你等等我呀。”向远处滑去。

“金一看就是被格瑞你气得不轻。”

格瑞向凯莉扫去略带疑惑的眼神

凯莉用沉痛的表情望向格瑞:“金连他引以为傲的技能名都不喊了,一看心情就差到极点了。”

在雷狮“还有这种操作”的眼神中,凯莉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行啦咱们也该跟上去了,速度快点别跟丢我。”




















……




坐在星月刃上的凯莉嘴里的糖被嘎巴一声咬碎:“你们两个跑慢点!不着急真的我知道你们媳妇在哪你们没必要跑得比我还快!回来!”



[雷卡/瑞金]东亚小醋王×2已上线 金庆生小剧场

ooc我的而且异常严重!
小剧场剧情与正文无关!
小剧场剧情与正文无关!
小剧场剧情与正文无关!
就是一个不影响正剧发展的小番外
请不要把小剧场的剧情带入正文发展


~~~~~~~~~~~~~~分割嘿~~~~~~~~~~~~~~~~




“格瑞!”

金欢快地扑向了银发少年,这次银发少年抬起了手刚想要推开金时思索了一下又放下了手,于是金便稳稳地落在了格瑞的怀里。

“格瑞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格瑞看着金周身洋溢着的小花花,叹了口气:“生日快乐。”

金湛蓝的眼睛里仿佛泛起了水雾:“呜呜格瑞没想到你还记得哦呜呜呜”

格瑞嘴角抽了抽,有些无奈,这种事情他当然记得,感动到哭什么的,果然是个天真的小孩子。

“我今天请了凯莉,紫堂幻,卡米尔和雷狮!超期待卡米尔会选什么蛋糕嘿嘿嘿~”

虽然很想和金独处,但是今天的小寿星开心是最重要的,格瑞低头看了一眼怀里一脸兴奋的金,嘴角不由得微微勾起。

金扯了扯格瑞:“格瑞凯莉应该已经在甜品区等我们啦我们走吧!”

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了一个平地摔。

格瑞觉得自己和金待在一起总是要叹气,对于金的平地摔格瑞已经适应了,内心毫无波动就是有那么一丢丢心疼。



与此同时远处正在向甜品区进发的雷狮和卡米尔正交谈着什么。

“卡米尔咱为什么要给那小鬼过生日去……”

卡米尔看都不看雷狮:“我们俩为什么会那么熟你和格瑞应该很清楚。”

“咳咳……”雷狮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

在这个时候卡米尔瞳孔骤然一缩,一个重心不稳“呱唧”倒在了地上。

一向谨慎沉稳的卡米尔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摔跤了呢。

格瑞和雷狮现在很迷

虽然格瑞适应了金总是平地摔,而且金每次都倔强不让格瑞扶。
可是
这次怎么就趴地上不起来了呢??



虽然雷狮很惊异卡米尔突然跌倒,但为了让卡米尔维持沉稳的形象,自认为很贴心的雷狮便没有扶起卡米尔。
可是
卡卡同志咋还倒地不起了嘞??

正准备扶起媳妇的雷狮和格瑞一愣,因为此时金和卡米尔正缓缓的爬起来

……

哪里好像不对劲。

卡米尔此时缓缓爬起来,眸子里面好像有些生理盐水,雷狮刚有些疑惑,卡米尔却开了口:“哎呀一不小心又摔倒了大哥你不要扶我我自己起来!”

雷狮伸出去扶卡米尔的手猛然僵住。

卡米尔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两手叉腰一脸元气:“出发!给金过生日!”

然后一蹦一跳地向甜品区奔去,跑出老远之后还不忘向雷狮招招手:“大哥你快点嘛!”



另外一边也没好到哪里去,金爬起来之后,冷淡地撇了一眼格瑞:“抱歉刚刚大意了。”

然后呼了一口气打开终端面无表情地选择定位,转过头来看向格瑞:“走吧格瑞,距离约定时间只有十分三十二秒了。”



早早在甜品区坐好的凯莉和紫堂幻听见身后“哒哒哒”蹦哒的声音,猛然转过头:“金你来……”

然后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雷狮海盗团的军师蹦蹦哒哒欢快地往这边跳身后跟着一个怀疑人生的雷狮。






凯莉&紫堂:???








“啊对了!”卡米尔似忽然想起了什么:“我去给金挑蛋糕!”然后欢快的向吧台跑去。

雷狮恍恍惚惚地坐了下来,一回头看到了到达的格瑞和金。

虽然很疑惑卡米尔今天的变化,可是寿星来了还是庆生最重要。

凯莉拿出小拉花“砰”地拉开,和紫堂幻异口同声地开口:“金,生日快乐~”

然后只见金微微点头,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句:“谢谢。”






凯莉&紫堂:???






卡米尔和金这是拿错剧本了???

待金和格瑞落座,卡米尔也刚好点完蛋糕回来,扑上来拍了拍金的肩膀:“生日快乐嘿嘿~”金淡淡回了一句:“嗯,辛苦了。”便没了后文。

怀疑人生的格瑞和雷狮对视一眼,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雷狮随手捞起一个裁判球:“不打算解释一下么。”

“额……”裁判球欲言又止欲止又言欲言又止:“那个……我们正在研究解决方法一会儿会把解决方法发到你们的终端上!”

雷狮把裁判球随手一丢,像思想者雕塑一样用手撑着脸神情严肃。


刚刚入侵完系统的小黑洞莞尔一笑:“金,这个bug就当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喽~”


此时格瑞和雷狮终端一响,两人阅读解决方法时的表情有些诡异。

两人再次对视一眼,又看向了金和卡米尔。

格瑞搂过金,雷狮把卡米尔摁在墙上。

俯身吻了下去。


凯莉露出了老妈子一般的笑容,看着眼镜仿佛碎裂的紫堂幻,用星月刃勾起紫堂幻的衣服:“不看不看王八下蛋,咱俩出去放会儿风再回来吧~”




[雷卡/瑞金]东亚小醋王×2已上线18

ooc我的而且异常严重!

卡卡的设定是看b站一位dalao的mmd有感而发w

文笔渣渣(=´口`=)

雷卡和瑞金两对cp处于没有告白但是都互相喜欢的相处模式

凯莉感觉自己帮这两个情商为零的人就是错误。

几十根棒棒糖真是便宜他们了。

“今天你们要是再出岔子我也帮不了你们了。”凯莉抚了抚自己的玫红色月刃,翻白眼的动作完美诠释了此人的无奈。

格瑞冷漠地开口:“抓紧时间吧。”

一旁的雷狮也摩拳擦掌准备出发。

……

“雷狮你去找人还活动拳脚干什么啊!”凯莉忍无可忍地吼了出来。

雷狮缓缓看向她,眼神中都是委屈:“我觉得因为昨天的事情卡米尔可能会拿小拳拳锤我胸口……”

之前有人叨扰海盗团,被卡米尔一拳砸进地里了来着。

想起昨天雷狮的所做所为,凯莉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转头看向了格瑞。

太阳刚刚升起不久,一阵微风吹过,扬起了格瑞发带前的一缕银发。

面无表情的格瑞硬生生被凯莉加了一层沧桑滤镜。

二泉映月

凯莉脑中此刻只想找人来演奏这首曲子。

太合适了!

凯莉轻巧一跳,坐在了玫红色小月亮上:“既然你们准备好了,那就出发喽~”

周末更长的嘿嘿,因为转折点的剧情很少所以这一篇超短的

[雷卡/瑞金]东亚小醋王×2已上线17

ooc我的而且异常严重!
卡卡的设定是看b站一位dalao的mmd有感而发w
文笔渣渣(=´口`=)
雷卡和瑞金两对cp处于没有告白但是都互相喜欢的相处模式


醉醺醺的雷狮一脸傻笑:“你长得那么像卡米尔,性格又像我,叫声爸爸听听嘿!”

这句话的代价就是

卡米尔沉着脸缓缓走到雷狮旁边,抬腿一脚把雷狮旁边的椅子踩成了压缩的。气冲冲地走到了柜台处,卡米尔所走过的路线,真·一步一个脚印,烙上的那种。

随手指了几个蛋糕:“每样要十个。”付积分时一个裁判球颠颠地跑到了卡米尔脚边:“参赛者卡米尔,因破坏公物罚积分5000分.....额……”

卡米尔呵呵笑了笑:“那和蛋糕钱一起付吧,我一会儿把积分给你们打过去。拿到蛋糕,卡米尔拿出其中一个黑森林蛋糕冲着雷狮就抡过去,雷狮一个躲闪,蛋糕正中雷狮的酒瓶子,喝完的没喝完的啤酒统统变成了一地碎渣。

看着卡米尔远去的背影,雷狮眨了眼,“身手还不错! 弱鸡你刚刚听到他叫啥名了吗? 我起名的技术一定很好!”

“卡米尔”

“啥?’

“卡米尔”

“我和卡米尔的孩子肯定要跟我姓啊,怎么姓卡呢.....等会儿你再说一遍?”

“卡米尔”

雷狮昏沉的头脑瞬间清醒起来

卡米尔? !

媳妇!

终于见到他了

再等会儿

自己刚才跟卡米尔说什么?

“哎嘿小伙子你该不会是我和卡米尔未来的孩子穿越过来的吧”

小伙子你该不会是我和卡米尔未来的孩子穿越过来的吧...

你该不会是我和卡米尔未来的孩子穿越过来的吧...

穿越过来的吧...

吧....

雷狮: 笑容僵在脸上jpg.

自己还和卡米尔说什么了来着?

“叫声爸爸听听嘿”

叫声爸爸听听...

爸爸听听....

爸听听...

听听...

霄狮: 笑容逐渐消失jpg.

“卡米尔你听我解释!“雷狮起身就往门口奔去,可是金和卡米尔已经离开了有一段时间了。

不一会儿凯莉就听见外面来自雷狮的哀嚎:“哎我的积分怎么突然少了这么多?! 我没买甜品啊?! 我什么时候破坏公物了?!”



卡米尔:计划通




[安雷/嘉金]关于地铁

脑子一抽想到的
小段子
ooc
大概是小甜饼
现代设定
已交往设定嗯
文笔?
不存在的

关于坐地铁

安雷

两个人出来坐地铁,不是高峰期的首都地铁也仅仅只剩了一个座位。
“安迷修这有个座位你来坐吧!”雷狮拽着安迷修的手把他领到座位前。

“雷狮你什么时候这么有良心了?”被雷狮摁着坐下的安迷修不由得有些狐疑。

“安迷修”

“啊?”

“既然你这么邀请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什……”

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的雷狮,安迷修咽下了还没来得及说出来的“么”字,看着自己伴侣幼稚的小模样,不由得唇角微勾,干脆搂住雷狮的腰,把下巴放在了雷狮的肩膀上。

两个人身周都洋溢着小花花

对面坐着的雷德掏出小本本:“记下来给老大!”

嘉金

于是被雷德“教育”过后的嘉德罗斯在某次和金一起坐地铁时发现刚好也只剩一个座位了。

好机会!

于是嘉德罗斯三步并作两步抢到了那个座位,一脸认真地盯着金。

“渣渣你来吧我不嫌弃你!”嘉德罗斯扯了扯围巾遮住泛红的脸颊。

“嘉德罗斯”

“啊?”

很好一切进展都和雷德说的一样!

“你都不心疼我的吗一有座位你就坐不知道让给我的吗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亏你还是攻分手吧!”

嘉德罗斯:这和说好的不一样!